世界上那些“炒”出来的东西

1.投机是炒作,是赌博
 
  城市街道上到处打着“投资理财”的招牌,媒体上“投资理财”的广告更是铺天盖地。这些所谓的“投资理财”其实多数是“投机套利”。
 
  读者必须区分什么是投资,什么是投机。投资是把资金投入经济实体,用于生产经营获得利润。投资创造国内生产总值(GDP),因为GDP里有一块就是投资,即:GDP=消费+投资+政府支出+净出口。可见,投资能创造财富,促进经济发展与社会繁荣。
 
  而投机则是通过对某种物品(包括名目繁多的金融产品)的反复买与卖套利。投机的钱不会进入经济实体,这些钱就在投机客的腰包里流转,即不用于生产经营,也不用于消费,不会创造出一分钱的GDP来。投机也就是炒作,二级市场上的炒股就是典型的投机行为。
 
  投机的危害就是制造虚假繁荣,吹大经济泡沫,当最终把泡沫吹破后引发金融秩序混乱甚至崩溃,人类历史上因“炒”而来的危机不计其数。
 
  不管怎么炒作,物品的价格趋势是指向其内在价值的。价格过高必然会崩盘进入熊市;反之,价格过低必然孕育着一个牛市。以美国股市为例,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年末收盘价1900年为51点,2014年为17823点,平均每年涨幅为5.3%。美国GDP在1900年为208亿美元,2014年为174183亿美元,平均每年增长6.1%。美国股市在过去114年虽然在GDP增长率方面上下大幅波动,但并没有跑赢GDP,股市总的趋势是回归宏观经济基本面。
 
  资本是不讲道德的,正如马克思所说:“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但人是讲道德的,我们必须给资本套上缰绳,要驾驭资本,要制定相关政策限制投机,鼓励投资,这样才能确保经济健康、良性发展。
 
  笔者在《世界三大股灾启示录》一文中对炒股炒出的灾难进行了剖析,下面,我们再看看炒其他物品引发的危机。
 
  2.荷兰郁金香狂热:一株郁金香的价格从一篮子黄金跌到洋葱价
 

     1554年,神圣罗马帝国驻奥斯曼帝国大使奥吉尔·德·比斯贝克首次将郁金香种子及球根从奥斯曼帝国带到维也纳,并传到欧洲其他城市。从1593年开始,郁金香经植物学家育种改良后更适合在荷兰低洼土地上生长,并由此受到荷兰民众的喜爱。
 
  郁金香栽培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播种繁殖,但要经过4-12年才能开花;另一种是用母球根复制出的子球根栽培,当年或1-3年就能开花。由于郁金香不能快速大量供给,这就给投机带来可能。
 
  1634年,投机客开始炒作郁金香(炒作的不是郁金香花,而是用作栽培的球根),郁金香价格一路飙升。1636年,荷兰出现了郁金香期货市场。期货市场就设在酒馆里,购买者向酒馆支付2.5%的佣金,但每笔交易最多支付3荷兰盾。由于郁金香交易大都是期货合约,并没有实物郁金香易手,所以,当时的荷兰人把这种炒作叫“风交易”。
 
  其实,不只是荷兰炒郁金香,欧洲其他城市也跟风炒作,只是疯狂程度不及荷兰而已。到1636年,郁金香球根成为荷兰的第四大出口产品。
 
  当时,荷兰全民炒郁金香,贵族、市民、农民、商人、海员、男仆、女佣都争先恐后地涌入郁金香投机市场,就像一群苍蝇飞向一块蜜糖,人们愚蠢地认为,郁金香的价格只会升高,不会降低,因为全世界的富人为得到郁金香而不管价格多高都要购买,所以,郁金香牛市会一直持续下去。不少人变卖家庭所有财产炒郁金香,有的郁金香期货合约一天就被易手十几次。
 
  到1636年11月,最普通的单色郁金香,一个球根也卖出1000荷兰盾的价格,带花纹的极品郁金香,一个球根价格高达4600荷兰盾。一个成年劳动力一年的收入才150荷兰盾,一株郁金香的价格相当于一个人30年的劳动报酬,这些钱当时可购买460只肥羊,或38头肥牛,或48吨黄油。
 
  有一个船员把为花商运输的郁金香球根误认为是洋葱,便在早餐时拿了一个吃,结果他被判刑入狱,控告书称他吃的郁金香球根价值相当于船上所有船员一年的生活开支。
 
  要知道,货币都是有限的,郁金香的价格越高,买得起的人就越少,最后没有任何人可以支付被炒起来的高价,市场失去了买家只有崩盘。1637年2月,手持郁金香期货合约的人再也找不到愿意支付更高价格的买家了,郁金香崩盘,荷兰金融系统崩溃。
 
  1637年2月24日,荷兰花商协会起草了一个解决危机的决议,这个决定被荷兰议会批准。荷兰花商协会的解决方案是,在1636年12月30日到1637年春季金融市场从新开业期间签订的所有郁金香期货合约自动转为期权合约,不行权的违约金为合约价格的3.5%。
 
  资本主义的精髓大都产生于荷兰或在荷兰发展到极致。期货、期权对现在的不少中国人还比较陌生,但在大约400年前的荷兰就被运用得炉火纯青了。期货是对现货交易而言的,就是一笔交易只在纸上完成,先交一定比例的保证金,然后再按约定的时间、地点、数量和价格交割实物。期权则是可选择的期货,到交割日可以行权交割实物,也可以不行权放弃这笔交易,是否行权由期权合约的买方自己决定。当然,如果买方不行权就要向卖方交一笔违约金。例如,一株郁金香的期货合约价为2500荷兰盾,到交割日买方不管价格涨跌,必须向卖方支付2500荷兰盾得到一株郁金香。如果改为期权合约,到行权日买方认为价格过高就可以放弃这笔交易,只向卖方支付87.5荷兰盾的违约金即可。
 
  荷兰政府想通过这样的安排,避免由此引起不计其数的期货合约违约诉讼案件和由此引起社会动荡。但这一解决方案被法院否决,法院裁定,订立郁金香期货合约的动机是赌博投机,该合约不受法律保护,郁金香期货合约无效,即郁金香合约买方无需履行合约规定的义务。
 
  就这样,所有郁金香期货合约成为废纸,郁金香失去了买家,价格很快跌去99.999%,那些在郁金香疯牛市期间用一篮子黄金换来的郁金香,现在真的成了洋葱价。很多人连自己买的郁金香都未能看上一眼,一夜之间便倾家荡产。
 
  郁金香泡沫破灭后,荷兰各大都市陷入混乱,荷兰经历了几年的大萧条。在郁金香大牛市期间,一个宗教组织就对荷兰全民炒郁金香提出警告:“只注意土地上的花,而忽视了天国里的花,必将引发灾难。”
 
  3.东南亚炒货币:炒出金融风暴,多国经济崩溃
 
  20世纪90年代,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几个东南亚国家出现了虚假的繁荣,有的国家连续几年GDP增速达到了9%。任何经济体都是如此,经济泡沫不是创造的财富多了,而是信贷规模扩张,是钱多了,泡沫是用钱吹出来的。投机让资产价格上升,人们感觉有钱了,花钱大手大脚,借钱毫无节制,这样,经常性账目赤字增大,不得不大量借入外国资金,从而加大了汇率风险敞口。
 
  同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为抑制通货膨胀不断提高基准利率,导致美元升值。而这几个东南亚国家的本币与美元锚定,美元升值意味着本币升值,使出口产品失去价格优势。从1996年春季开始,东南亚国家出国锐减,经济下行。1997年7月2日,泰国率先放弃固定汇率,改为浮动汇率,想通过此手段适度贬值泰铢,挽回出口颓势。
 
  金融巨鳄乔治·索罗斯窥视东南亚已久,认为这几个国家紧盯美元的固定汇率不会维持多久,于是,借入大量泰铢以及这几个东南亚国家的货币,等他们放开汇率。
 
  泰铢放开汇率后,索罗斯狂抛泰铢买入美元,当天就把泰铢的币值砸下去17%,外汇及其他金融债券市场一片混乱。泰国政府不得不动用外汇储备购进泰铢,但根本不是索罗斯的对手。1997年8月11日和20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分别拿出170亿美元和29亿美元救助泰国,这才逐步稳定了泰铢的汇率。
 
  对泰国发动的“闪电战”告捷后,索罗斯又移师其他国家,横扫印度尼西亚、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韩国等国家,所向披靡,像一场龙卷风把各国财富洗劫了一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社会联合出手,才把这几个国家从金融巨鳄口中解救出来。
 
  东南亚金融风暴历史一年,各国哀鸿遍野,损失惨重。这几个国家的金融系统崩溃,大量银行倒闭,股市崩盘,房地产价格急剧下跌,企业破产,失业率上升,经济倒退,各国政局混乱。
 
  我们从一组数字看看这场货币投机带来的危害。首先是本币贬值,金融风暴前的1997年6月和风暴后的1998年7月对比,由24.5泰铢兑1美元贬到41泰铢兑1美元,贬值40.2%;由2380印尼盾兑1美元贬到14150印尼盾兑1美元,贬值83.2%;由26.3菲律宾比索兑1美元贬到42菲律宾比索兑1美元,贬值37.4%;由2.5马来西亚林吉特兑1美元贬到4.1马来西亚林吉特兑1美元,贬值39.%;由850韩元兑1美元贬到1290韩元兑1美元,贬值34.1%。
 
  再看看宏观经济惨景,金融风暴前的1997年6月和风暴后的1998年7月,泰国GDP由1700亿美元降到1020亿美元,缩水40%;印度尼西亚GDP由2050亿美元降到34亿美元,缩水83.4%;菲律宾GDP由750亿美元降到470亿美元,缩水37.3%;马来西亚GDP由900亿美元降到550亿美元,缩水38.9%;韩国GDP由4300亿美元降到2830亿美元,缩水34.2%。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蒂尔在危机期间无计可施,他气愤地说:“如果美国金融家索罗斯还有良知的话,就应该停止操纵东南亚国家的股票和货币市场。”当时舆论呼吁应起诉索罗斯。
 
  可索罗斯不觉得炒货币有什么不道德,他说:“在金融运作方面,说不上有道德还是无道德,这只是一种操作。金融市场有自己的游戏规则,它不属于道德范畴,道德在这里根本就不存在。我是金融市场的参与者,我会按照已定的规则来玩这个游戏,我没违反这些规则,所以,我不觉得内疚或要负什么责任。”
 
  4.美国炒房:炒出人类历史上第二大经济危机
 
  2007年爆发于美国的金融风暴演变成自“大萧条”(1930-1933年)以来最严重的世界性经济危机。我当时在喀麦隆工作,有一天,西北大区工业局局长贝克雷夫人对我说,她忙着跑银行,因为她存钱的银行倒闭了,担心存款不能偿还,很多储户在抢银行的家具。要知道,这场让世界金融系统接近瘫痪的危机就是炒房炒出来的,而危机策源地就是美国。
 
  美国历史上的住房价格比较稳定,凯斯-席勒房价指数把1890年作为基点100,并剔除通货膨胀因素。凯斯-席勒房价指数从1890年到1999年的110年里一直在66点到130点之间窄幅波动,但在2000年刺穿130点,并一路上涨到2006年3月196点的历史高位。
 


  21世纪初美国房价暴涨与政府政策有关。2002年至2004年,小布什政府为刺激经济出台了一系列提高住房拥有率的政策,例如,鼓励私营部门向少数族裔提供住房贷款;通过《“美国梦”首付法案》,为中低收入家庭提供首付款资助;推出首次购房“零首付”计划;由联邦住房管理局提供住房贷款保险;向无法从正常渠道获得住房贷款的低收入者直接提供贷款。房地产开发商利用政策“利好”开足马力造房子。
 
  造了房子必须卖出去,房地产开发商、房地产中介和金融机构联手造势,忽悠人们购房,并称“房价只会涨不会跌,现在不买房是傻瓜”。
 
  美国过去住房按揭贷款必须首付,首付款是住房价格的20%-30%,而且税后收入是住房支出(还贷本息+房地产税+保险)的3倍以上(限制风险的一种方式)。在炒房疯狂期,根本不需要首付就能获得贷款,甚至没有收入也能获得贷款,因为银行帮助借贷人造假。于是,美国举国上下掀起了炒房浪潮,连夜总会的脱衣舞女和一句英语都讲不出的墨西哥修剪草坪的临时工都能买几套住房。
 
  美国历史上的房价中位数一直大约是个人年收入的3倍左右,即一个普通劳动者用3年的工资可以购买一套舒适的住房。但到2004年末,这个比值就达到了4倍,一些地区更高。很多购房者不是为了居住,而是炒房。
 
  这些按常规不符合放贷条件、风险很大的贷款就是次级贷款,而这次危机就是由次级贷款引起的,所以也叫“次贷危机”。
 
  读者会问,银行为什么把钱贷给没还款能力的人?因为银行有手段把自己的风险转嫁给别人,用时髦的术语说就叫“金融创新”。银行把一堆借条打包做成证券,也就是有房地产支持的证券,向个人和机构出售。银行把卖这些资产支持证券的钱继续放贷,如此反复房地产市场信贷规模急剧扩张。
 
  当然,买这些证券的人也犯嘀咕,那就是万一房价下跌怎么办?因为这些证券是住房抵押贷款变来的,房价下跌意味着违约断供,这些房地产支持的证券也就贬值甚至成为废纸。金融家们总是不断“创新”,又弄出个“信用违约互换”来,就是给买的这些资产支持证券买保险,交一定比例的保费,如果这些证券违约,卖信用违约互换的金融机构就要按保额支付给证券所有人。
 
  金融家们觉得这样玩信用违约互换还不过瘾,于是,干脆买卖“裸单”,自己手里压根就没有任何证券,但还是买信用违约互换,这其实就是信用违约互换的买方和卖方对赌一家银行会不会违约。如果违约买方赢,获得一笔巨额赔付;如果未违约卖方赢,坐收保费。这好比是你给别人的房子买火灾保险一样,你与保险公司对赌别人的房子会不会起火。起火了,你没任何损失,但得到一笔巨额赔付;如果没起火,你的损失就是支付给保险公司的少许保费。
 
  实际上,这次次贷危机问题就出在信用违约互换上,因为华尔街卖出大量信用违约互换,而房地产泡沫破灭后,房地产支持的证券必然违约,卖信用违约互换的金融机构无力赔付,更何况有大量“裸单”。美国金融危机爆发时,信用违约互换市场中80%是“裸单”。
 
  当时美国全国唱多,都认为这种繁荣会持续下去,美联储主席和财政部长在国会听证会上还信誓旦旦地说“房价并不高”。2006年第4季度房地产泡沫破灭了,银行收回大量贬值了的住房,由于手里有住房要交房地产税,银行又不得以更低的价格抛售,有的甚至标价1美元出售,资产负债表严重恶化。2007年2月22日,全球第二大商业银行汇丰银行宣布在北美的住房按揭贷款业务遭受巨大损失,资产减少累计108亿美元,汇丰银行北美首席执行官辞职,拉开了次贷危机序幕。2007年4月2日,美国第二大次级抵押贷款机构新世纪金融公司宣布破产,随后400多家经营住房抵押贷款的金融机构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纷纷倒闭。
 
  拥有最高级别(AAA)信用评级的美国国际集团卖出的信用违约互换合约价约为5000亿美元,每年收取的保费就有33亿美元,当时的总裁得意洋洋地对属下说:“我们的模型认为信用违约互换协议风险极小,我们收取的保费基本上都是白赚,把这些利润入账,尽情享受吧。”危机爆发后,美国国际集团根本无法筹措5000亿美元赔付款,2009年3月2日,美国国际集团宣布2008年第4季度巨亏617亿美元,其股票遭抛售迅速跌至每股0.32美元,而一年前每股价格是622美元。
 
  这次危机重创美国经济,2009年10月美国失业率高达10.1%,是198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2009年3月6日,道指收盘于6594点,从2007年10月的高位跌了54%。当然,美国房价也一路下滑,凯斯-席勒房价指数到2012年初还剩下126点,2015年3月份才缓慢回升到152点,也就是说,美国目前的房价只比125年前涨了50%,但到处一片片的空置住房警示着人们:炒房是要全社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华尔街作为世界金融中心,那里打个喷嚏全世界都跟着感冒,不少国家的金融系统遇到了麻烦,经济多年低迷,失业率上升。这次金融风暴还引发了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希腊、冰岛、西班牙、爱尔兰、葡萄牙等国濒临破产。
 
  2008年10月5日,数百页的《2008紧急稳定法案》获国会通过,根据这一救市法案,美国政府向金融系统注资8500亿美元。2009年2月13日,奥巴马总统签署了787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为让金融系统重新运转起来,美国政府对多家大型金融机构实行国有化,并规定接受救助的企业高管薪酬不得超过50万美元,这一水平大致是普通劳动者工资的10倍。
 
  但政府用纳税人的钱去救助失败了的企业引起公众强烈不满,2011年9月17日美国纽约市发起了“占领华尔街”运动,“占领”运动蔓延到美国1000多个城市和世界100多个国家,示威者占领金融街区,抗议政府用纳税人的钱去满足金融投机客的贪婪。抗议标语牌上写着“银行被拯救,我们被出卖。”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对“占领华尔街”的抗议者也深表同情:“抗议者谴责金融行业把美国拖入当前的困境有一定道理……他们不满意华盛顿的政策,从某种角度说,我无法指责他们。”

 

本文来自共识网http://www.21ccom.net/articles/world/qqgc/20150626126144_all.html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