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海棠的经济学观点21—30

观点21:温总理很懂经济

 

不少人对4万亿政策的推出有较多负面谈论,但温总理是我国历届总理中最懂经济的。

重要物资国家储备的建立,收储放储政策的实施,对物价平稳运行有着重要的作用。这些政策可能让极少部分人减少了或丧失了商业机会,但却能让中国的绝大部分人受益。

4万亿的推出,让全球性金融危机对中国的危害降到了最低。虽然不少经济学家批判4万亿,说4万亿推高了房价、物价,但若没有4万亿,可能我们面临的就是严重的经济衰退,其实真到要让这些所谓的经济学家出主意,他们也拿不出更好的方案。

4万亿是没有问题的,是一个好政策,社会上某些人士给予太多的抱怨,是他们不懂经济。也许4万亿在分配和建设的过程中,有些人得了好处,有些人没得好处,存在一些不公平,但这是现实,即便如此也不能抹杀4万亿对经济拉动的正面作用。

温总理是一位深谙中庸之道的好总理,是和谐社会的推动者。

现在,我们国家的大部分家庭都达到小康标准了,小康家庭基本上都有自己的住房了,却还在埋怨房价高;绝大部分家庭每餐都可以吃肉了,还在埋怨肉价高。这些埋怨有情绪因素,也有不合理性,我们应该理性看待社会的正面发展和我们切实得到的好处,当然对政府的要求也应该是水涨船高的,否则政府就会安于现状、不求上进了。

 

观点22:美国人比较公平、讲公理、更实际、更守规矩

 

相对中国人而言,美国人更遵守制度,他们在制定法律、制定制度、制定规则的时候很谨慎,一旦制定了,就会去遵守,而中国人似乎随随便便就能制定很多条条框框,但具体做事的时候又似乎经常打擦边球,甚至打界外球。

美国人比较公平,谁更厉害谁就获得更多;比较讲公理,谁更正确就获得更多肯定和支持;比较看重实际,谁能给众人带来实质性的好处,谁就能当领导(团体、社区、企业、国家都是如此);比较守规矩,一个官员哪怕是贪污了1万美元也要抓起来。


观点23:垄断的两面性

 

垄断从大范围来看是错的,总体是错的,垄断意味着低效和不公平。

但在特定情况下,特定行业中,垄断是好的。垄断有利于集中资源、稳定物价,有利于国家和社会的和谐发展。虽然某些垄断型的国有企业效率低,但对整个国家来说还是有好处的,中石油、中石化的存在,战略意义大于经济利益。

垄断的作用有它的两面性,不是绝对好,也不是绝对坏,不是绝对错误,也不是绝对正确。

重要的粮食品种,国家有收储政策,丰收了,国家不压价收购,保障了农民的利益,收储的价格要给农民一定的利润空间,不然会打击他们的积极性;歉收了,国家放储平抑物价,维护了消费者的利益。其实国家在粮食收储政策的运行中,除了能够维护物价平稳,还能获得经济收益,而即便国家一时亏损了,对整个社会效益而言,那也是微不足道的。

中国经济30年的高速发展,原因之一就是政府垄断,土地国有,重要的资源国有,货币发行和调控中央说了算,这是有利于经济发展的。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中国的国有化、中央集权要比美国的私有化、自由市场要好,政府的整合协调能力强,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不用耗时间精力在整合资源、动员资金上,运作大项目,办大事的效率就会高很多。经济特区说搞就搞,在中国,似乎政府画个圈事情就办成了,据说印度也想学中国画个圈,可就是办不成,因为印度的资源不是国有的,无法大力推动这个圈的发展(中国的国家垄断,总比印度的个人垄断要好,毕竟国家垄断的资源总体上还是要为国家服务、为全民服务的)。

当然,垄断的坏毛病也要去掉,去掉了经济才能更快发展。垄断部门要注重外部的社会公平和内部的效率提升,央企国企不要养太多闲人,不要让不劳而获的人拿的工资和劳动者一样多甚至更多。

在中国搞完全国有化不行,那样企业就没有了活力和竞争力,完全搞自由竞争也不行,那样很多关乎国计民生的资源就无法高效调用。中国的“两箱油”、移动通讯、粮食收购等领域的垄断是对的,其他某些领域的垄断则有待探讨。

 

观点25:现在的房产调控政策是有问题的

 

现在的房产调控政策是有问题的,房价高的本质原因是供不应求。需求有居住需求、有投资需求、有投机需求,任何需求都是购买力。房价增长过快,可以增加供应、打压需求(特别需要打压投机需求,适当打压投资需求),但如果打压需求的同时也打压了供应,甚至打压供应比打压需求更严厉,房地产市场不会好起来。应该增加供应,适当打压需求,而不是需求和供应一起打压,如果维持这样的调控政策,本来10年能完成的事业,要变成15年、20年才能完成。

现在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应该建更多的房子,因为有更多的人需要房子。应做到以下三点:

第一,降低开发商门槛,不是看开发商的资质,而是看房子的品质。光让少部分企业有资格建房子,房子还是太少了。

第二,银行不应该减少房产企业的贷款供应。应让市场自由竞争。减少贷款或停止贷款,可能会让一些资金周转不好的优质企业跟着倒霉。

第三,打压需求的同时,不能打压供应,而是应该增加供应。等供应量大了,再放开需求。现在买房子的少了,盖得房子也少了,钢铁、铜、铝等大量原料的产能就不可能较好释放,大量的企业都要面临利润下降甚至亏损。我们既然有这个产能,为什么不让企业生产呢?就像解决堵车问题一样,应该是大力建设公路、高架、铁路、地铁等,而不是限制买车、限制开车。

 

观点25:房子多了是财富,而不是泡沫

 

有人看到房子建多了,每个城市都是工地,就说房地产行业发展太快了、有泡沫。

这样的观点是扯淡,是不对的。

房地产市场从一开始市场化运行,就有人说它有泡沫,说了十几年了,房子都盖了多少了,几乎家家都住上宽敞的房子了,还说有泡沫。我想问,这泡沫在哪里?是不是没房子住才没泡沫,如果是这样的,那我宁可有房子住,有泡沫在。

物质生产创造多了,哪里就是泡沫呢?那是财富,是好事。如果大家没有房子住、物质财富少,那就是贫穷落后了。

房子也罢、衣服也好,生产更多才是好事,哪怕物质财富有适当的宽裕也是好的,生活水平、居住环境搞得紧巴巴的才是不好。物质生产多了,不是泡沫,如果牛奶生产多了往沟里倒,那是分配出了问题,牛奶真的太多了,那就一人发一瓶,还多,那就一人发两瓶,房子真的太多了那就一家分一套。物质财富,只怕少不怕多,最好是家家都物质丰富。人们不怕货多,只怕钱少,或许在人类心中,物质永远不够多,金钱永远太少了。

现在整个社会还是缺房子,如果房地产企业有这个生产能力,就不要让他们闲置了,不要让某些优秀的能盖出好房子的企业停工不盖了,也不要让一个建筑工人一个星期只上三天班,这都是资源的浪费,效率的低下。等哪一天整个社会不缺房子了,大部分人都住的非常舒适了,再把投资在房地产的资金引导到其他行业,把房地产行业的从业人员引导到其他行业,也不迟。

房产调控,不能把房子的建造速度也调下来,该造的房子还要让它造,最好能加速房子的建造,这才是正确的方向,更有利于提高老百姓生活质量的方式。

如果城市拥堵,那就多建桥修路(没有车太多的问题,只有路太少的问题),如果房地产有产能,那就多盖房子,让更多的农村人口进入城镇生活,中国也就能早日走向发达国家。

观点26:中国房价不会大跌

 

2011年开始的这一轮房地产调控,力度是空前的,不少有购买能力的人被限购了,市场需求下滑较大。

有人预期,甚至某些所谓的“专家”也这么说:中国的房价要跌50%,和当年的日本差不多。我觉得是完全不可能的,中国和日本哪能一样呢?中国还有50%的人口是农民,城市化发展远没有结束。即便那50%的城镇人口,还有很多是居住在各个“小镇”上的,农村人口和小镇人口都有进城的实际需求,另外一些三四线城市的人口也有到一二线城市发展的实际需求,因此房子的需求量还是很大。

调控只能暂时打压购房需求,但这些需求并不是一打压就不存在了,庞大的购房需求依然存在,今年、明年不能买,那就后年买,需求在适当的时候总会表现为消费力的。所以全国的房价一年时间里下降10%都不太可能,个别地区,比如三亚可能多跌一点,跌20%、30%有可能,但一些二三线城市价格涨一点也正常,全国综合来看,即便降价,幅度也会很小。

现在一户普通的人家,如果有四个劳动力,每人每年存一万,5年就是20万,在很多地方都可以付首付买房子了,这些地方的房价肯定不会降,甚至还会升。

至于一些大城市,有人认为现在房价太高了,年轻人结婚买不起房子了,还把人都变成了房奴,不利于社会的发展。我倒是认为,年轻人买不起房子才是对的,买得起就错了,年轻人的父辈们辛苦工作十年、二十年才买得起房子、盖得起房子,凭什么他们一毕业就要买得起房子呢?另外,房价高才是合理的,它可以把“钱”锁起来,“钱”锁起来之后,人们要维持高水平的生活质量就要继续努力工作。甚至还可以略偏激地认为把人变成房奴才有利于社会的发展呢!有贷款要还,才能继续努力工作,如果手里有大把的现金,还有几个人愿意努力工作呢?如果大家都是有钱人了,那谁去劳动呢?人是需要适当的激励和制约的,要让人们拥有物质、拥有健康、拥有思想自由,但不能给人们太多的可支配现金,否则惰性就会占上风,社会发展、经济发展就会变慢。香港人做房奴几十年了,似乎香港社会一直都很稳定、很繁荣嘛!

有朋友说上海的房价一定会跌,还说内环内要跌30%,我觉得完全不可能,不会跌,要跌也就10%,所以我和他还打赌,谁输了谁请客吃饭。

在中国,房价真的要跌,那也是10年或15年后的事情。只有当中国出现人口老龄化、城镇化进程结束时,房价才会真正跌。

 

 

观点27:调控不是调以前出现的问题

 

经济调控,调控的应该是未来,即希望通过调控,让未来发生什么或不要发生什么,是为了让未来的经济更好,更加平稳、快速、良好地运行。

现在的调控,都是调以前的问题,以前的问题已经出现了,如果要去调控,那得先分析以前出现过的问题以后还会不会出现,如果不会出现,何必去调控,如果会出现,那么会怎么出现,是相同出现还是变异出现呢?不能简单根据以前出现的问题,制定调控的政策和措施。

 

 

观点28:不管能不能调控好,应先把理论放在正确的位置上

 

主流的经济学理论、货币学理论是有问题的,起码是不科学的。有待完善。

就像开手动档的车子,不是路况好就可以猛踩油门,要想开得更快,总要先换挡。

另外,车子要怎么开,要看前面的路,而不是看已经走过的路。走过的路好走,现在未必要保持高速运行状态,走过的路不好走,现在也未必要低速运行,重点是前面的路况好不好。

车子没人开不行,市场没有调控也不行,但车不能乱开,市场也不能乱调控。有时候需要给市场的自由运行一点空间,大白菜3块一斤不要紧,不用调控,价格贵了自然会有人多种,明年价格会回落的,不要来个错误的调控导致价格暴跌、农民破产。要让CPI每年都保持在2%不行,宇宙有宇宙的运行规律,自然有自然的运行法则,社会有社会的运行机制,春夏秋冬的天气不同,但如此循环,总体是平衡的,正常人不会冷死也不会热死,去年CPI为2%、今年4%、明年1%,这都是正常的,无需特别的调控,总体平衡就行了。

当然,把车开好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而且能不能开好车和学历高不高无关。

一个调控政策出台能不能起到好的作用这还是后话,至少应该先把用来制定调控政策的理论基础摆正确。

其实,中国的政治制度是有利于国家调控的,因为中国政府有能力也有权力调动资源调控经济,只要把理论放到正确的位置上,合理、有效调控就自然而然了。

 

观点29:美国的经济学、货币学理论不能简单用到中国

 

美国低利率,贷款消费,中国高利率,存款消费,美国和中国的消费理念、货币运行模式是不同的。适合美国的经济学、货币学理论,不一定适合中国。更何况,2008年经济危机起源于美国,说明美国的经济学、货币学理论用在本国都出问题了,我们还要去用它干嘛?

当然,我们适当参考美国的一些经济学、货币学理论也是可以的,只不过不能简单用到中国。物价上涨,通货膨胀严重时,用提高利息的办法来抑制消费,增加存款,在美国这种方法很有效,因为美国是贷款消费,提高利息就会增加贷款成本,也就能抑制消费者的贷款消费;而中国存款消费多,用加息的办法来抑制消费,增加存款,是不妥的,短时间内看似减少了消费,可利息提高后存款者的收入增加了,后续的购买力更强,并且这种收入的增加是不劳而获,是没有实际创造价值的,没有生产相应的商品,也为下一轮通胀埋下隐患。

 

观点30:社会主义需要适当的资本化、资本主义需要更多的调控

 

完全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不符合市场的自然法则。完全的资本主义自由竞争,不符合人类和谐发展的需求。因此社会主义需要适当的资本化,资本主义需要更多的有力调控。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