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海棠的经济学观点13—20

观点13:要通过增发货币和收缩货币调控经济和价格

 

有人说,想要保持价格稳定,那就按照有多少商品发多少钱就可以了。其实没有那么简单,打个简单的比方,今年小麦生产1000斤,明年小麦生产800斤,那么今年发的钱到了明年就多出来了,怎么办?烧掉吗?

肯定不是的,应该是通过增发货币和收缩货币的方法调控经济和价格,如果货多钱少,就增发货币,如果钱多货少就收缩货币。当然,在增发和收缩时,不能用过去的统计数据,不能只看现在的经济环境和价格涨跌,要看未来一段时间内商品和货币的关系。

 

观点14:股票、期货等金融投资市场可以缓解通胀

 

有钱,要么生产、要么消费,消费有利于社会发展,但生产能力跟不上消费能力的提升,或货物增量跟不上货币的增量,则会造成物价上涨、通货膨胀。让一些闲余的钱进入金融市场,虽然这些钱没有直接为社会带来生产或消费,但它们被金融市场吸进去了,并在手续费和亏损的效应下总量减少了,从这些角度来说,金融投资市场可以吸收部分闲余货币,从而减缓通胀。

 

观点15:钱投到股票、期货市场,不会影响实体经济发展


有专家说钱投到股票、期货市场不利于实体经济发展,会导致实体经济缺钱。这个观点是错误的。

不管哪个领域的钱,都不是只流通一次,钱会回到银行,还是可以贷款出去的。如果实体经济有问题,那就找出问题,解决问题,不能把问题推到股票和期货市场。如果实体企业无法从银行贷款出来,要么是企业的问题,要么是银行的问题,再或者,就是国家政策导向的问题。


观点16:经济危机可以避免,只要找得到经济危机的原因

 

有人认为经济危机是必然会出现的,因为经济周期有繁荣有萧条。

但所谓的经济危机是可以避免的,只要能找到引发它的核心原因,所谓的经济周期也是可以调控的,只要能明晰它的运行原理。2008年的金融危机,实际上就是货币跟不上,各国都紧缩货币,钱少了,货还那么多,并且货的价格都处在高位,当然要暴跌了。如果货币供应跟得上,所谓的萧条就不会产生。

诚然,经济的发展速度必然会有高有低,以波浪的形式向前演进,有波峰就会有波谷,这是宇宙规律在人类经济活动中的反映。但波浪的波峰抬多高,波浪的波谷落多低,这些是人类可以调控的,如果调控适当,就能减小波浪的波幅,实现相对平稳的经济发展。

如果收缩货币会引发经济危机,那就不要收货币;如果恶性通胀会引发经济危机,那就提前治理恶性通胀。如果大量的企业没有利润、负担太重会导致经济衰退,那就想办法减轻这些企业的负担,或是引导他们突围;如果商品价格抬得太高,没人买了,然后掉下来造成经济衰退,那就想办法不要让价格冲得那么高。

通胀了就加息是不对的,这样反而会引发经济危机,强化经济萧条,2008年的金融危机就是如此被错误激发的。通胀要分清通胀的原因,很多时候通胀了不应该加息,反而应该减息。车慢了要加油,加了油,车子就快了,这时减油,车速必然会慢下来,如果要保持车速,必须保持一定量的供油。

当然,很多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是总有人能做到,就像开车一样,驾驶员的水平高,就能在相对高的速度上持续行驶,也能绕开一个又一个的障碍。重点是,修一条好路(经济运行的体制、机制、法制),找到那个有水平的驾驶员(制定经济政策、产业政策、货币政策的人)。

 

观点17:要奖励劳动和创新

 

从本质上来讲,财富是劳动者创造的,而创新者则提高了创造财富的效率。财富被创造出来后,在整个分配机制和分配体系中,劳动者和创新者能获得多少,这直接影响着他们再劳动和再创新的积极性,若是分配合理,则可以推动社会的财富创造数量和财富创造效率。

被创造出来的财富应该更多地奖励给劳动者和创新者,比如美国就是如此;而不是更多地奖励给懒惰者和退休者,比如欧洲就是如此;也不是奖励给资本拥有者(高利息)和权力拥有者(权力寻租),比如印度就是如此。

好的制度应该引导人们通过劳动和创新获取财富,而不是通过在家休息获得补助,也不是通过钱生钱和权力寻租获取利益。

在当前的中国,应引导大家努力工作和创造,并给劳动者、实干者和创新者更多的财富肯定和法律保护,而不是向抱怨、对立的方向引导。

 

观点18:农民工不再那么无私了

 

中国这些年(近二三十年)的发展是因为农民工的“无私”奉献,他们拿着最低的工资,干了最多的活,最脏、最累、最危险的活,而且他们还很高兴,因为虽然拿的工资不高,却比务农收入高多了,他们的生活也有所改善了。

中国近年来巨量财富的创造,是建立在大量的农民工任劳任怨地干活这个基础之上的,他们没白天没黑夜地干活,还不太消费,这种优势美国是没有的。

但这种优势,中国也正在消失。如今,农民工们不再那么“无私”了。一方面,中国的劳动力没有像以前那样富余了,甚至已经有点缺少了;另一方面,农民工们通过多年的劳动,已经存了一点钱,并不是那么穷了。因此,现在给他们低工资,他们就不干了,他们也要求适当的享受了。

整个社会确实也到了该偿还他们的时候了,毕竟这么多年,这么多的财富主要是由他们的双手创造的。让创造基本财富的人有钱了,让他们的生活水平达到小康标准了,才对得起他们。现在农民工的工资比大学生毕业生高,那是合理的,这也是供求关系变化的表现。农民工现在供小于求了,价格自然就上去了,大学生现在供大于求了,价格自然就上不去。

其实我曾在十几年前就和朋友说过“以后大学生不如农民工”。当时别人都说我不对,现在看来,似乎慢慢在往对的方向发展。我分析问题很简单的,就是看供求关系,如果人全部往一头跑了,另一头怎么办呢?

中国某些地区的某些企业甚至还出现了“工人像老板、老板像工人”的现象,老板好吃好喝好住地伺候工人,给工人高工资,但工人还不好好干活,要求还越来越多。这种现象就有点走极端了,必须防止它从个别化演变为普遍化,否则还有多少人愿意办企业做老板呢?社会的财富创造如何延续呢?国家的经济发展如何保证呢?

只要工厂在生产合格的产品,就是在创造价值,创造财富,哪怕企业利润微薄或负债经营业都没关系。最怕的是工厂关门,工人失业,那才是对社会资源最大的浪费。

 

观点19:所谓的“中等收入国家陷阱”可以解决

 

所谓的“中等收入国家陷阱”是指当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达到中等水平后,由于不能顺利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导致经济增长动力不足,最终出现经济停滞的一种状态。一个经济体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迈进的过程中,既不能重复又难以摆脱以往由低收入进入中等收入的发展模式,很容易出现经济增长的停滞和徘徊,人均国民收入难以突破1万美元。进入这个时期,经济快速发展积累的矛盾集中爆发,原有的增长机制和发展模式无法有效应对由此形成的系统性风险,经济增长容易出现大幅波动或陷入停滞。大部分国家则长期在中等收入阶段徘徊,迟迟不能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2010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4400美元,已经进入中等收入偏上国家的行列。当今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是发展中国家,存在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问题。像巴西、阿根廷、墨西哥、智利、马来西亚等,在20世纪70年代均进入了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但直到2007年,这些国家仍然挣扎在人均GDP3000至5000美元的发展阶段,并且见不到增长的动力和希望。经济学家认为的目前摆在东亚国家面前的陷阱就是“中等收入陷阱”。东亚许多国家,近几十年来飞速发展,由低收入国家步入了中等收入国家之列,但随之而来的很可能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虽然表面上看,我国目前的经济运行模式缺少动力,劳动力不再便宜,产业升级又迟迟不能如愿实现,似乎中国也进入了“中等收入国家陷阱”。

但中国完全可以摆脱“中等收入国家陷阱”,继续保持较高速的经济发展,直到成为发达国家。

中国要怎么做才能摆脱“中等收入国家陷阱”呢?

1、要打击不劳而获、投机赚钱的思维,倡导劳动致富的理念;

2、要鼓励创新,切实保护知识产权,重罚剽窃者;

3、要适度提高退休年龄,降低退休工资,特别是吃国家饭的那些人的退休工资;

4、要降息,不鼓励钱生钱,而鼓励生产创造生钱;

5、要保持适度通胀,谨防通缩,可以适度超发货币,激发经济发展动力和人们货币贬值的忧患意识;6、要严打官员或相关人员的权力寻租,努力实现真正的公平竞争环境;

7、要适度减税,减少企业负担,让企业有更多的资源和精力进行产业升级和产品创新;

8、要落实法治,重要的事情允许就是允许,不允许就是不允许,不搞灰色地带。

9、不要遏制产能的发挥,企业有产能就让它发挥出来,创造更多的物质财富,不要刻意引导产业升级,要提倡自由竞争,愿意维持现状的就维持现状,想要升级的自己想办法升级;

10、在各个领域落实公平,央企、国企和民企公平竞争,城里人和农村人福利对等,不同省份的高中生考大学平等竞争,公务员特别是领导干部无特供蔬菜、特别病房等特殊待遇……

以上十条,最最核心的原则就是“要公平,谁劳动创造多,就让谁致富。”

如此调整、如此操作,以中国目前的经济底子,可以实现较高速的持续发展。

如今社会有很多不好的现象,必须及时扫除,扫除了才能确保经济发展的持续。比如普通劳动者一个月赚2000,但有些退休者一个月拿8000(我看拿8000退休金的人他们之前对社会的付出也不比一个普通农民、工人多多少,实在不应该拿8000的退休金),这是极不合理的,应该让劳动者多拿,退休者少拿(只要能保证退休者有足够的吃喝、基本的医疗、适当的休闲就行了,不能让退休者太有钱,退休者有钱,那是对“钱”的闲置和浪费)。比如100万元放在银行拿贴息一年就能赚7万,而一个普通人工作一年都没有7万的收入,社会的显性利息和隐性利息都太高了,钱生钱太容易了,必然导致投机思想泛滥,打击劳动创造,长此以往会物极必反,应该尽早把利息降下来,让生产者、劳动者、创新者用更低的成本去创造财富,才真正有利于社会的发展。再比如一个辛辛苦苦做实业的企业家,他现在是为政府在打工(高税负),为银行在打工(高利息),为房东在打工(高租金),为原材料供应商在打工(国内外的原材料资源垄断者),为员工在打工(高工资),可自己的获得却少的可怜,他们从老板变成了最可怜的人,一个国家绝对不能把这一批最有创造力、最有激情、最能吃苦耐劳的人扼杀了。

 

观点20:提高退休年龄、降低退休工资是对的

 

如果很早就退休了,而且退休工资比年轻人上班还多,就会造成社会财富过多地往退休人群转移,而非流向劳动群体,这对整个社会的财富创造、经济发展是不利的。老年人的消费力哪里比得上年轻人?给他再多的退休金,他也是存着,或是给自己的子孙,他的子孙从老人手里拿的退休金比他自己劳动所得还多,这对年轻人而言不是好事,是对他信心的打击和依赖性的激发。

退休工资太高,不一定是好事。虽然退休工资高是高福利的表现,但西欧的高福利体系,在运作几十年之后,事实上已经被证明是很有问题的,欧债危机便是其直接体现之一。社会劳动者一段时间内创造的财富总量中,如果退休者分得更多,那么劳动者就分得更少,这不利于鼓励劳动致富和创新致富,也不利于激发年轻人的劳动积极性和创造力,而社会的基本动力应是劳动者而不是退休者,应是年轻人而不是老年人。

以前我们国家的劳动力富余,60岁退休,现在劳动力不富余了,为了能够持续发展,政策就应该调整,再说现在绝大部分人的身体素质和以前相比已经大大提高了,工作到65岁退休根本就没有问题。再说了,等人口老龄化了,退休人员越来越多,那又由谁来养活老年人呢?在香港、在日本,很多70岁的人还在工作,做出租车司机或是服务员等。退休工资也要往下调,不能让退休的人工资比普通的年轻人高,否则会打击年轻人,应该把财富更多地分配给正在劳动创造的年轻人。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