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故事折射出被房地产绑架的生活!你在其中吗?

 

今天,我来给大家讲一讲身边发生的,被房地产绑架的三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我的一个朋友,他最近刚刚完成了人生的一件大事——换房。

为了让孩子有一个更好的教育起点,他在上海买了一套学区房,单价7.5万,100平左右的房子,总价800万。卖掉原来的小房子,交了首付和税费之后,他还需要跟银行贷款500万,未来的30年,每个月偿还2万5左右的月供……

我是在饭桌上听他聊到这一串数字的。听完,我咽了口口水,说,“哥们儿,你可得好好活着,你都不敢死啊!”,然后默默地多给他夹了几筷子肉。

这位朋友只是众多房奴中的一个缩影。从信贷政策上来说,能够偿还2万5的月供,至少收入要达到5万,目前在任何一个一线城市,能达到这个收入,都是让人艳羡的。但其实,他们活得,也并不轻松。

在当今社会,被高昂的房地产价格绑架的,绝不只是月入5万的金领。即便你是望房兴叹的屌丝,也都在吃穿用度各个方面,每天默默地为房价买着单。

你以为家楼下的凉皮,从去年的5块涨到6块,是因为加量才加价么?

No,是因为卖凉皮的夫妇,他们今年的店铺房租又涨了;商场里的衣服越来越买不起,除了商铺的租金上涨,要加到商品价格里让消费者买单之外,人工的成本,也在上涨。

你觉得人工成本跟房价有关么?当然有关!售货员也要还房贷、付房租,不涨工资,他们如何在这个城市里继续生活?!

很多年前,我们认为整个世界都Made in China,仿佛是中国制造了整个世界,但如果你仔细观察,Zara、H&M,很多品牌服装的产地,已经悄悄的变成了土耳其、印尼、越南。为什么?

因为“中国工厂”的成本越来越贵。原物料要仓储、人工要住房、工厂要场租,每一项,都直接或间接地与房地产价格发生着关系。

那是不是生活在这个国度里的人们,只要努力工作赚钱,付得起房地产带来的更多的成本,就一定会获得更好的服务呢。答案是并没有。接下来是我身边的第二个故事。

我有一个阿姨,夫妇二人都是牙医,上个世纪90年代开了一间牙科诊所,收入稳定而可观。2000年的时候,他们诊所租赁的商铺要出售,他们商量许久,下了狠心,跟朋友们借了100万,把商铺买了下来。

过了几年,他们还清了外债,孩子也在澳洲完成了学业定居了下来,于是,他们决定把商铺租出去,每年20万的稳定房租,加上二人的退休金,在一个北方的二线城市,已经是很好的退休状态了。

而那间牙医诊所呢,自然也就易主了,现在是一个80后的年轻大夫在那里坐诊。虽然外面挂着的招牌、里面的硬件设施,都还是之前的样子,但再次去那里看牙的时候,作为患者的我,早已没有了过去“老中医坐堂”的安全感。

况且诊治的价格,也不再如过去那么平价,毕竟,那位新来的年轻牙医,对赚钱的需求,要比快退休的老大夫,强烈得多。

被房地产绑架的,不只有钱袋子和我们买到的服务,在最后一个故事里,它甚至绑架了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这个故事,是我的一位前辈讲给我的。有一天,他因为业务的关系,接触到一个20岁出头的年轻人,衣着光鲜,开着一辆Q7,整个人表现出来的财富状态,和他稚嫩的年龄,极不相符。

前辈出于好奇,询问他是做什么工作的。男孩说是做制冷工程的。前辈心想,哎哟,年纪轻轻的自己做实业,还挺厉害的嘛。后来深入了解才知道,男孩不过是给人上门安装空调的……

那他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呢?原来,男孩儿老家在农村,村儿里发展经济,开发商买了他家的几亩地,给了一千万的现金!

没错,他就是当今中国比肩“富二代”和“官二代”的另一个群体——“拆二代”。拿着1000万的现金,都是农民的爸妈根本不知道怎么安排,就给他在城里买了两套房,一套自住,一套出租,还剩下个两三百万,干点儿啥呢,那买辆车吧,于是他开始了开着Q7出门装空调的生活。

这个男孩说,自己觉得目前生活挺好的,从农村进城了,也算有车有房有事做,每个月还有稳定的房租收入。之前村儿里没收地的时候,他以为自己这辈子也得像父辈那样进城打工,没日没夜地挣钱,攒够了,再回老家盖房子娶媳妇。现在生活一下子不一样了,他觉得没必要那么拼命,很满足。

每个年轻人,都有选择生活的权利,但“受惠于”房地产一夜暴富的他,在前辈眼中,似乎已经离年轻人应该有的“活力”、“奋斗”、“积极”越来越远了。

你说中国的房地产有没有泡沫?根据现在市场的租售比,一定是有的。日本房地产泡沫崩盘前,租售比是80,而国际公认的标准是30倍以上,既是出现泡沫。

中国还没有经历过一个完整的房地产周期,没人能真正体会到日本当年的那种痛。对于年轻人来说,放下“居者有其屋”的传统观念,在收入条件没有达到之前,多把钱花在自我提升上,充实自己,增长见闻,或许才是摆脱房地产绑架的上上签。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富爸爸穷爸爸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