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波澜不惊

 

在我的童年记忆里,只有两个节日是可以“喝酒”的,“喝酒”不是说真的喝酒,而是说吃大餐,中秋节、除夕夜。

我在城里住,父母在农村,年夜饭在父母家,吃过饭往回走,往往会出现一个现象,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路上一辆车都没有……

这是我在北方的印象。

在四川呢?

除夕夜,我还在送货,发现越来越堵,人们不待在家里,咋都往外跑呢?除夕夜生意最火的是茶楼,大家组团打麻将,自从回到四川,媳妇几乎每天都打牌到凌晨,这是他们消遣的方式。

只能说,一个地方,一个风俗。

山东怎么过年?

除夕,关上门吃饺子,这本身就是一句歇后语,意思是一家人,除夕那天我姐能到我家吃水饺不?

不能,若是她们回来了,也只能住酒店。

她们属于外人了。

初一呢?

要挨着磕头,是家族事宜,要有顺序,有我爷爷奶奶的时候,初一早上都要在那里集合,先给我爷爷奶奶磕,然后再给我大伯大娘磕,依次排列下来,早上10点前要去每一家都坐一坐,这是仪式,例如我成家了,那么他们也会到我家来坐一坐。

然后是交换红包。

红包都是经过严格计算的,例如有的家是俩娃,那么我媳妇给每个娃100元,那么对方就会给我儿子200元,一般都会提前商量好。

我们这里的说法就是换换。

成年人是没有红包的。

磕完头,吃完早饭干嘛?一般要去公路上烧纸,意思是保佑一家人平安,自从公路拓宽以后,村子里出车祸的越来越多,而且没有伤残,全是OVER,村里对这个越来越重视。

烧完纸呢?

现在不是流行旅游吗?所谓的旅游,就是去县城逛逛……

初二,回娘家。

算是很正式的聚餐,一大家,这个时候也会交换红包,我们要给外甥们红包,姐姐们要给我儿子红包,也不会出现谁多谁少的现象,你有钱也不能多给。

而且给红包这个事,一般是女人掌管的,男人不干涉。

初二过后,年就算过完了,愿意走动就去姑姑家、姨妈家逛逛,不愿意去,那么就可以随意安排了,例如参加同学聚会,也可以选择返程。

亲戚朋友之间串门吗?

很少,走动的频率越来越低,好多亲戚住我隔壁小区,但是不会相互串门的,除非有红白公事。

所以,我媳妇一直都感叹:你们北方人咋没有亲情味呢?

我反驳她,现在生活越来越独立,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空间,哪有空串来串去?

以前串门吗?

我小的时候,那时家家户户串门,现在这个现象越来越少了,别人到我这边来串门我也不喜欢。

来到四川呢?

先说串门吧,的确如我媳妇所说,大家喜欢热闹,串门怎么串?是大串,例如昨天去我大姨姐的二姑子家串门,有谁跟着呢?我们一家、我大姨姐一家、我岳父一家、我大姨姐公公一家、我大姨姐的二姑子的公公一家,数数多少人吧?

在我们山东,这不属于串门的范畴,因为关系太远了,例如我二姐的小姑子生娃,我们去她家吗?不会,而是去我二姐的婆婆家做客。

所以,媳妇提出去大姨姐的二姑子家做客时,我是拒绝的,为什么呢?

第一、我觉得去别人家不礼貌。

第二、语言不通,很尴尬。

媳妇很生气地问:你就不能给我个面子?

我说不是面子的问题,在山东有个说法,过年期间是不能随便带着孩子串门的,等于问别人要钱,人家要给儿子红包不?去也可以,要准备好红包,准备好礼物。

去了。

一家人吃了饭,他们要分桌打麻将。

我提前告辞了。

这边炒菜也很有特点,一样菜炒两份或者三份,不用转桌子,喝酒也比较随性,不劝酒,至少没有太多的酒桌规矩,一方面我讨厌山东的劝酒文化,一方面突然没有了规矩我不知道怎么喝了,我自己端起来喝?我等着别人劝我?几口喝完?咋突然就提议干了?

来到四川,感觉他们的亲戚朋友才是真正的亲人,亲密无间,仿佛天天接触。

在山东呢?

我去姨家或姑家都是很正式的,要带着礼物,专业术语就是:走亲戚。

咋可能想起来就跑到姑姑家呢?

不可能的事!

即便是我姐也不会轻易到我家吃饭的,因为这一点,我媳妇总是抱怨我们家没有人情味,我就纳闷了,什么叫人情味?

我们都是受儒家思想毒害,礼数太多,人与人之间交往太过于正式,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参加过山东酒席,谁坐哪谁坐哪都是很有讲究的,即便是今天也很讲究……

山东税务系统去四川调研,酒菜上来了,大家等待主人们发话时,发现四川那边负责接待的人已经开始盛饭了,自己先吃上了。

他们郁闷得不行, 没喝好,一群山东人半夜出去自己喝的,按照山东规矩坐的,领导,你坐上面。

有规矩好还是没规矩好?

入乡随俗好!

南方人来我们山东,适应不了这些规矩,他们就会抱怨:在我们广东是没有规矩的,随便坐。

我就提出了一个疑问:若是领导人去广东,会不会讲究坐席呢?

这个问题,到现在我没找到准确的答案,会还是不会?(我觉得,找答案并不难,比如,可以看看他们的新闻节目,会场上的座次讲究不?那么可以由此推断,饭桌上的座次会不会讲究。可能您要问,说好的入乡随俗呢?这里的乡其实不仅仅是指地域,也可能是圈子,也可能是能量场。)

我老师去深圳,拜访一位老友,老友在那边做假古董生意,算是事业有成,老师说每次见他,他都带着不同的女朋友,而且老婆也知道,竟然默许,深圳真是一个包容的城市,包容到这个地步。

老师都觉得不可思议。

对于情呀、爱呀,我听了太多的故事,所以再奇葩的故事,我也觉得不奇葩,仿佛什么都能接受。

2011年,我去深圳拜访一位作家,女的,单册图书销量超过10万册,现在出到系列六了,属于超级畅销书了。

她当时正在闹离婚。

老公在外面有了小三,她在忙着跟小三谈判,心平气和的,她和小三竟然还一起逛街……

若是别人给我讲故事,我觉得真没啥,但是当我亲眼所见的时候,我还是觉得有些接受不了,你们咋能相处得如此平静呢?仿佛不是谈爱情,而是谈生意。

最终,她战胜了小三,因为她又怀孕了。

老公回归后呢?

她没有太多责怪,反而审视了自己,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这一切呢?她认为关键在于两地分居,老公在佛山,她在深圳。

小三是湖南妹子,长的太漂亮了,我看了都蠢蠢欲动。

她们俩,我都采访过,当时我写了一篇很奇葩的文章,还得出了一个结论:婚姻的原配走到一起往往不是因为爱情,而出轨时却往往是因为爱情。

在我们的印象里,小三就是图财的,专业破坏别人家庭的。

但是我采访完了她,我有了新的认识,你想想,这么优秀的姑娘,冒着被骂被打的风险,依然选择了做第三者,真是啥都不图,只是因为自己爱着这个男人。

我在想,这也是为什么作家能包容她的原因,尊重了老公的这份爱情,同时又不希望失去自己的家庭……

我佩服作家的冷静,发自内心的佩服,我认为这一切源于她的文字修炼,写文章的过程本身就是修心的过程,会使一个人非常的平静,就如同丁元英从来没发过火是一个道理,到了一定境界,看什么都很透彻,何必非要发火呢?

就如同女人总喜欢证明男人错了,去找牛哥倾诉。

牛哥说,你对了又如何呢?抓到了把柄又如何呢?你不是在使劲地把他往外推吗?你要明白你想要的结果是什么?是想离婚,那你使劲闹,梦想很快就实现,若是想好好过日子,你这么做的结果是过不好日子。

作家为什么如此冷静?

可能就是思考了一点,她想要的结果是让男人回来,所以她不能闹,越闹越失去,她要平静的、心平气和的去谈。

女人往往图一时之快而失去了一份婚姻。

失去了,就后悔了。

今年春节,我又见到了一个如此冷静的妹子,妹子跟我同龄人,是在深圳做花店生意的,老公也有了外遇,是第一次,过年也不回家了,理由很明确,就是想跟小三在一起。

小三跟着老公去了婆婆家,而她呢?带着娃自己在家。

妹子感叹:董哥你看我们家奇葩不?春节了,我连自己的婆婆家都不能去。

给我看了聊天记录。

我说,你去找我爹给算算命吧,他算命很准。

我爹给的答复是啥?

再过一年,风平浪静。

问我?

我说,基本认同我爹的观点,你老公是初犯,而且在对话过程中我反而感受到了他的责任感,感觉姑娘跟了自己,不能委屈对方,你要感到高兴才对,若是那个姑娘遇到我这样的老油条,肯定哄得她团团转,但是春节我肯定回家围老婆转。

她说,回来,我也不要他了。

我说,一切都会变的,包括你的心境,这也是修炼的过程,你现在经历的事,我都经历过。

她说,他把那女的带回来了。

我说,那不正好嘛,你们可以唱《吉祥三宝》。

她说,还让我做饭给吃,我总是劝她早点回家,可是她就要跟我老公在一起,我骂她,她也不走,四川姑娘咋这样?

我说,与地域无关。

她说,咋与地域无关,深圳这边的二奶村至少有一半是四川姑娘。

我说,我媳妇是四川人,很正经。

她说,我没说你媳妇。

我说,用牛哥的话来讲,就是你要反着推,你是要家庭还是要单身,若是要家庭,就心平气和的去解决这些问题,若是要离婚,你就去闹,砸锅摔碗。

其实,我坚信一切都会风平浪静的,小波澜而已,只能说明她老公还是太嫩……

女人,总是把自己想象的很有骨气,认为老公出轨了自己一定要离婚,真出轨了,你也要受着,真离婚?

你敢离吗?

说说而已。

越闹的女孩子,越傻!

你要想一点,优秀的男人难道只能你一个人喜欢?你希望你的男人跟臭狗屎似的没人喜欢?

每个人都把自己情感无限放大,认为自己受不了很多委屈。

其实,都会被理性战胜的。

我做了一个民意调查:你准备开七万人的演唱会,突然接到父亲病危的通知,你是选择唱还是选择回?

调查结果是:绝大多数选择回。

小穆战战兢兢地问了一句:我选择唱,你们会不会骂我?

我说,肯定会骂你。

事实上呢?

艺人多数选择了唱,毛宁父亲、母亲死的时候,他都正在台上唱歌……

一个内心平静的人,往往被冠之冷血,但其实是很有魅力的,因为他能平静地去对待每一件事,哪怕是生死离别。(我也注意到这个现象了,很有意思:明明我们更渴望一场演唱会,我们更需要一笔薪酬,可是却毅然要选择弃唱回家;明明名人已经够出名了,不差这一场,也不差这一笔,为什么还偏偏要坚持演出呢?是成名以后思维模式变了吗?还是这样的思维模式促成了成名?只能感叹一句:名人的世界我们不懂!)

我最受不了的是一个刚才还好好的人,突然就歇斯底里了。

旅行中,我遇到过好几次,吓死我了。

但是,也遇到过心静如水的人。有次吃沸腾鱼,对面坐一个大姐,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她惹到我了,我发了很大的火,骂了她,很难听,都是最恶毒的字眼,例如贱之类的,是2008年的事了,她很平静地听着,没反驳一句。

事后,我向她道了歉。

我在想,难道与她的职业有关?她是护士出身,而且是儿科护士,据说是挨骂最多的职业,已经有了免疫力,无论你说什么,她都很仔细地听着,哪怕你骂她是个破鞋,她也只是笑笑。

现在回头想想,发自内心的敬佩。

我们是假平静,她是真平静,虽然骂了她,但是也没影响我们的友情,现在也是很好的朋友,经常有来往。

假平静与真平静的区别是什么?

在于是否能经受得住考验。

举例?

每个准备写文章的人,我都会问一句:若是有人对你有负面评价你会介意吗?

答案基本都是:不会!

事实上呢?

很少有人能过得了这一关,一旦有了负面评价,接着就恼羞成怒了,要么对骂,要么删除,要么把头埋到沙子里。

不管你过去是官员还是企业家,都很难过这一关,我们以为自己不介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其实太在意了,假如有人对牛哥有负面评价,他肯定也气得一跳一跳的,关于这个现象,牛哥讲过一句话:每个人都有心智模式不健全的一面,哪怕是再牛B的人。

因为他也上过教练技术,在教练技术课堂上,牛人云集,但是通过一些心理游戏你会发现这些牛人也是不健全的,可能因为一句话而大打出手。

我媳妇那一期有个同学,他已经承诺不会发怒的,老师帮他梳理成长经历,说到他的伤心处时,他一拳就打到了老师的鼻梁上……

春晚的导演应该是心理素质蛮好的吧?

你觉得他会开通微博评论吗?

肯定不会。

他也受不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那些有争议的人才是真正牛B的,例如李银河、木子美、周鸿祎,他们已经很耐骂了,你就是骂他,他也只是笑笑。

在骂声中成长起来的名人具有榴莲特性。

爱的,爱得死去活来。

恨的,恨得咬牙切齿。

有时,我在思考一个问题,若是我们穿越回三国,会不会改变三国的局面?答案是不会,因为《三国演义》里的每一个人物,哪怕是反面的、一出场就被杀了的,也是贵族出身,《三国演义》里就没有真正的草根。

我们在里面,只能是老百姓。

老百姓是不是真的生活在水深火热里?

你想多了,战争是少数人的游戏,老百姓都是该忙啥忙啥,你知道中国近百年最平静的时期是什么时候吗?

民国!

看历史,仿佛老百姓整天都在逃荒……

其实呢?

生活得格外平静,文化也是处于鼎盛状态,近现代很多优秀的作品都出自民国,是不是很意外?

我一直在想,谁最适合解读三国?

易中天?

不对,他又没当过王者。

我认为最应该看毛主席解读的三国,因为只有他才能称得上感同身受,我们看三国其实是仰望状态的,纵然我们今天可以对曹操指指点点,我们以为自己高于曹操,这是时间差给我们造成的错觉,在我们眼里烂的不能再烂的皇帝,也是我们可望不可及的。

所以,我们朝上的评价,全是片面的,因为我们看到的是鞋底。

在我们眼里,他们可能是草包。

真可能是草包吗?

昨天,我回酒店,发现前台服务员真漂亮,堪比明星,我就在想,也就是出身不好,若是出身于文艺家庭,这就是耀眼的明星。

这么好的身材,为什么没有成为明星呢?

因为,像她这样的姑娘太多了,去夜总会看看,路上我们遇到的女神不过是1000多块钱……

那么,反过来思考一个问题,明星为什么能成名?

难道仅仅靠的炒作?靠的潜规则?

潜规则真的那么管用吗?若是潜一次可以演女主角,我觉得女主角会比蚂蚁还多。

肯定不是潜规则的问题,而是这些明星有真本事。

可以百度一下这些明星的简历,你会发现有个特点,他们在读书的时候就是佼佼者,郑钧读书的时候就是摇滚王。

我们高估了颜值的威力。

我们对明星评头论足准确吗?

不准确,因为我们看到的也只是明星的鞋底,他们高高在上,我们压根不懂他们,就如同当年批判江青,怎么描述她的腐败:床头一个红糖罐子,床尾一个白糖罐子,早上吃红糖,晚上吃白糖……

在老百姓眼里,这就是最腐败的生活。

前些日子,我去了趟绵阳,有个女读者在这边,服务员,我写的很多关于服务员的故事,素材就来源于她,服务员是最容易被泡的,为什么呢?

因为,有三类人与她们存在势差,一旦有势差,那么就很容易得手。

老板、厨师、顾客。

这三者,她都经历过,刚开始她还能摆正位置,渐渐的就摆不正了,因为她觉得自己是老板的女人了,不自觉的就比其他服务员高一等,可是一旦表现出来,老板就会把她开除。

跟厨师的恋情呢?

很容易争风吃醋,因为厨师不止只有你。

她有两个顾客情人,一个是诗人,一个是官员,都50来岁,她给我讲他们浪漫的爱情故事。

我就劝她,这都是虚幻的。

还是要回归家庭。

是不是听起来很荒唐?做过厨师、服务员、饭店老板的人应该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

小姑娘长的是真漂亮,一笑特别甜,91年的,孩子已经6岁了,适合远远的看着,若是深入接触呢?又感觉缺了点东西,没有太多共同语言,即便是一起吃饭,焦点也不同,她的焦点在菜上,我的焦点可能在菜外,聊着聊着就冷场了。

诗人做过微商,搞面膜,她还拿了5万元的货,不过是赊欠着,诗人是她上线,后来这些货都压在了手里,问我怎么办?

我给出了个阴招,让她把货退给诗人,然后再也别联系了就行。

她照办了。

她身上故事太多了,例如她喜欢玩陌陌,老公在广东打工,她跟婆婆住一起,但是她每晚11点前一定回家,在老公和婆婆眼里她是一个绝对的贤妻良母,其实她喜欢下午去开房……

我问过她一个问题,是你天性如此还是环境所致?

她说,都有一点吧!

我问,你会问男人要钱吗?

她说,要钱会让人觉得咱是交易,自己瞧不起自己,可是不要钱又觉得自己特窝囊,白陪人家玩了,什么都没得到,这个心理怪不?

跟她聊完,我想了很多,她月薪3000元,而整天又接触有钱人,那么心理很容易不平衡,别人吃着你站着,能好受吗?我们可以嘲笑她裤带松,假如她很富裕,也许就会买条好皮带,还带密码的。

我对她没歧视,心平气和的跟她聊了很久。

我们的裤带为什么紧?

因为,我们日常接触的群体跟我们并不存在势差,假如我整天接触的不是省级干部就是大明星,谁想泡我,我能拒绝吗?我解裤带可能比用筷子还熟练……

人格独立的前提是经济独立。

范冰冰的那句话有霸气:我就是豪门!

这个世界上,能让你把裤带解得飞快的人并不是不存在,相反是一个庞大的阶层群体,只是我们没有遇到而已。

我是不是又该挨骂了?

虽然是个服务员,竟然还读过高中,文章写的也不错,据说喜欢写诗,这应该也是她崇拜那个诗人的缘故,想赚钱,超级渴望。

我问,假如我给你个建议,你愿意听我的吗?

她说,我愿意。

我说,其实你应该花钱买这个建议,否则你是没有执行力的。

她说,我先欠着。

我说,不是换来的建议,是没有威力的,例如我们去找高人指点,费了千辛万苦,可能就得到了一句建议,而这句建议在我们微信朋友圈里经常看到,我们却忽略掉了,因为来之太容易了。

她说,你说吧。

我说,这个建议非常简单,第一,你先选个项目,例如香肠、腊肉,或者是可以加盟的特色小吃,例如臭豆腐、串串香,甚至是火锅底料都可以。第二,你选出50个有影响力的自媒体,你每天都挨着评论。

她问,每天吗?

我说,是的,每天,说起来非常容易,其实能做到的人凤毛麟角,你要这么理解,假如你每天评价我的日记,是不是等于共享了我的读者圈子?关注我的人都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她说,明白了。

我问,能做到吗?

她说,绝对的。

我说,这些年承诺能做到的人不低于100个人,但是目前还没遇到一个坚持半年的。

她问,评论什么呢?

我说,一句话说出去,要么是给自己加分的,要么是给自己减分的,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她说,明白了。

我说,给你讲个故事,以前我混财经论坛,每天都评论,就因为这么小的一个动作,被小躺老师发现了,他认为这小子不得了,竟然每天都如此的用心,从未间断过。

她问,我怎么卖香肠呢?

我说,你什么都不用说,自然就卖掉了,但是威力出现至少要在一年以后。

她说,我怕我没有时间。

我说,你有空吃饭,就有空坚持。

这是共享别人粉丝的最佳方式……

但是,这也是最难的,看似别人日复一日写文章很简单,其实你试着写写评论就知道了,差距不是一点点,哪怕每天坚持写上10个字都是那么难。

就如同我们都觉得周鸿祎是条疯狗,但是当你心平气和的去研究他时,你会发现一个很微妙的现象,他的团队很忠诚,做3721的时候跟随他,做雅虎的时候跟着他,做360的时候还跟着他,若是一条疯狗又咋可能引发这么多人的追随呢?

无数人试着踩死他,没想到越踩越火。

在台湾的时候,我看了一部纪录片,越看越有意思,原来老蒋同学也有可爱的一面呀?而在我们的教育里,这是大魔头,我们小时候骂一个人是坏蛋就骂他是老蒋。

从那以后,我口味变了,喜欢研究坏蛋,我发现无论好蛋还是坏蛋,其实都是中性的,我们的立场决定了我们对别人的评价。

我们总认为越是上层越淫乱,越勾心斗角,其实呢?恰好相反,越底层越肮脏,越上层越平静,因为越往上修炼越深,人格越独立,可是这种错觉是怎么形成的?

因为故事,从来都是写达官贵人的。

若是用放大镜去扒扒农村?

没法看了!

修炼自己,从赚钱开始?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