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演说家正义律师林正疆:法律的极限

身为一名执业律师,我常面对这样的疑问与挑战。 

  曾经有人义正词严的问我:「如果有一个案子,案情严重,可是证据不足,此时只要施加一点暴力手段,被告人就会老实招供了,为什么我们不下手呢?又或者,只差一点点证据而已,为什么我们不能直接认定被告人有罪呢?法律太死板,为什么不懂得变通?最后万一放过了罪犯,或是重罪轻判的话,正义何在?法律如果不能维护正义的话,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些问题如果回答得不好,不但对不起法治精神,而且还可能造成我面临失业危机,同时法律的真正意义也可能会受到挑战。

 

  好,来,首先,我们必须先弄清楚法律究竟是什么?是正义、是规则吗?我同意。但是法律还综合了更多的东西,我认为法律就像是一杯综合果汁,往往是以某种特定的果汁作为基础,然后再混合其他各种必要的水果,每一种水果都代表了一种人类所追求的价值。换句话说,法律其实是许多价值调和后的结果。

 

  比方说,在追求真相这个目的之外,刑事诉讼法同时加入了「程序正义原则」,禁止不择手段的调查方式,明文规定执法机关不能够为了追求真相而殴打、胁迫或欺骗被告人,强调唯有执法机关自己先做到「正」,然后才有资格去对抗「不正」。

 

  又比方说,在追求真相这个目的之外,刑事诉讼法第188条加入了「人性原则」,规定执法机关不能够以强制的手段逼迫被告人的配偶、父母、子女出庭作证。

 

  因为如果我们逼迫妻子出卖丈夫、子女告发父母,那么就算因而查到了犯罪证据,然而代价却是失去了家庭伦理,法律清楚的知道,一个家庭充满猜忌、连亲人都不可信任的社会是多么可怕的社会。

 

  再比方说,在追求真相这个目的之下,我们更加重视「证据原则」,强调必须在证据确实且充分的情况之下,才能够将被告人定罪,否则,就应该无罪释放。

 

  举个例子来说,香港大盗张子强,他曾经涉嫌打劫运钞车,虽然当时很多人认为这个案子一定是他做的,但是因为证据不足,法庭最后仍然判决张子强无罪释放。一年后1996年,张子强犯下举世震惊的绑架案,取得赎金10亿3800万元港币,金额之高,甚至一度被列为世界纪录。两年后,张子强终于被捕、接受制裁。

 

  同样是1996年,内蒙青年呼格吉勒图被怀疑是奸杀案的凶手。案发仅仅62天,在证据不够充分的情况下,呼格吉勒图迅速被判决死刑,并且立即执行。但是9年后真凶落网,2014年法院终于改判呼格吉勒图无罪,之后追究相关人员责任并且启动国家赔偿。

 

  从这两个案子可以明显的发现,重视「证据原则」的法律制度虽然可能会偶尔暂时放过香港盗大张子强,但是如果当初坚守「证据原则」的话,更可能救回一个冤死的内蒙青年呼格吉勒图。这其中到底哪个轻哪个重呢?各位,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人的古老想法,早已被我们的法律所抛弃。宁可错放,绝不可错杀,这才是现代刑事诉讼法的精神,也是划时代的进步。

 

  从逻辑上来看,确实可能有一个案子的虽然证据不够充分,但是真的是被告人干的。然而,我们的法律更清楚的知道,我们不能够因为有这种可能性的存在,就任意开启例外,让一个证据不足的案件被判决有罪。因为此例不可开、此风不可长。假如我们这么做,真相将失去证据的支持、正义变得摇摇欲坠,同时也等于开启一道危险之门,让每个人有一天都可能遭遇不测、面临门外的狂风暴雨。

 

  说到这,各位应该可以准确的了解,法律其实是很多价值调和后的产物──要追求真相,也要按程序办事,要坚持证据原则,也要兼顾人性原则…这些价值调和并存,这才是法律的真相,就像一杯综合果汁一样。

 

  那么,为什么法律要融合这么多东西呢?为什么法律不能够只是单纯锐利的追求真相呢?各位,因为随着文明的演进,我们发现,社会上不是只有一种价值要去守护,其他还有很多价值也非常珍贵,值得我们去捍卫、去追求。

 

  超级演说家第三季冠军:正义律师林正疆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