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演说家正义律师林正疆:正义的温度

  在律师的职业生涯中有个年轻人让我一直难以忘怀,第一次看到他是在九年前,那年他十六岁因为偷窃而被起诉,之后我和这个年轻人结下不解之缘,从一开始九年前的偷窃案到后来八年前的诈骗案最后五年前他成了抢劫犯,我从一开始认为年轻人难免犯错到后来苦口婆心劝他要好好改过,到了他第三次犯罪我终于动怒,我严厉地对他说你为什么总是不学好,你以为你在打电动玩具把犯罪当成是关卡破了一关再挑战下一关吗,他吓了一跳有点尴尬地说林律师你会帮我解决这次的官司对不对,我笑了笑对他说那可未必我对你非常失望我可以不接你的案子,年轻人有点着急对我说这样对我不公平,我又笑了笑对他说你的所作所为对你妈妈难道就公平吗她这么担心你为什么你总是要让她失望,年轻人突然愣了一会儿他的眼神变得空洞又失落,他说就算我有勇气改过可是也没人有勇气接受我,我犯过罪再回到学校就像是个异类,我想好好做人,可是学校里谁的东西不见了老师同学就怀疑是我拿的,我说不是他们就逼我打开书包让他们搜,搜不到东西不但没人要跟我道歉反而还在我背后议论纷纷,邻居家里遭小偷警察也跑来我家问是不是我干的,家人总是骂我说我给家里丢脸是个不孝子,毕业后出社会连一份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林律师我的脸上好像被刺了不是好人四个大字,永远都翻不了身,最讽刺的是当我跟那些以前一起共同犯案的朋友混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反而比较轻松,因为至少他们没有看不起我。听他说完我的心里感觉到一阵刺痛想再说些什么,年轻人却摇了摇头对我说,林律师我想通了监狱才是我应该去的地方,这次就不麻烦你了我直接认罪,说完他深深一鞠躬离开了事务所。

 

  转眼间过了几年不久前我接到他的来信,他在信上说林律师我快要出狱了,前些日子监狱的辅导员叫我们唱一首英文歌,歌词是美国的一个真实故事内容是说从前美国有一个曾经犯了错的人在即将出狱之前写信给他的老婆,他说如果你仍然愿意接纳我的话就请在镇上最大的那棵树上系上一条黄丝带,如果我没有看到那条黄丝带代表你已经不再等我,那么我会安静地离开,后来他出狱回家坐在公交车上他把这件事情告诉司机以及其他乘客请他们帮帮忙看看树上有没有黄丝带,因为他没有勇气抬起头来亲眼目睹被爱人放弃的事实,后来车子慢慢经过那棵大树忽然间全车的人都欢呼起来,原来妻子原谅了他在树上系了满满的黄丝带。林律师我也好希望有人可以为我系上代表宽恕与接纳的黄丝带,我不想再让你失望,出狱之后我想先当个街头表演艺人存够了钱我就去很远的地方,或许在那里别人不知道我的过去,我可以不用被当成个异类可以重新开始。看完他的信我有无限的感慨,九年来看着他长大从一个青春飞扬的少年转变成一个落寞苍白的青年,我想如果在十六岁的那一年有人曾经对他伸出一双温暖信任的手,那么或许这个年轻人会有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刑满释放人员再度犯罪始终是法制社会的重大课题,扣除某些病态性质的案例其他仍然有许多只是一时糊涂,并且已经付出代价的出狱人员他们渴望改过自新,但却在这个社会的许多角落普遍受到歧视,人们习惯认定他们是坏人,往往直接把他们拒于门外,然而各位对他们施加歧视让他们走投无路的结果到头来等于是逼他们再度走上犯罪的道路,再度伤害我们也伤害社会。我们都热爱并且追求正义,但是正义应该要有更多的温度,正义既要像宝剑一样斩断罪恶维护公理,也要有温暖的胸襟去怀抱去接纳一时糊涂但是后来真心改过的人,如果我们忽略了这一点那么我们所追求的正义将如同一把没有握把的尖刀寒冷且锋利,刺伤别人却也割伤自己。所以各位每个人都会犯错,当你已经为错误付出代价并且真心感到懊悔的时候,你期待得到什么样的眼神,所以各位当你面对真心改过的朋友的时候请给他一份尊重,请给他一条生路,让正义的温度能够因为你的宽容而真实存在,不要攻击他不要侮辱他

 

  不要剥夺他作为一个人的尊严与权利,但愿真心改过的朋友有一天证明自己获得重生的时候我们可以对世界说一声He’s not bad, he’s my brother. 他不坏他是我兄弟,让正义的温度因你我而真实存在。

 

超级演说家第三季冠军:正义律师林正疆


分享:

支付宝

微信